偈人察看了一圈,似乎对于这一批人不甚满意,说道:“你们这里啊,起码得淘汰一多半人,先带下去吧,明天抽空再好好教教你们?!?br />
    说罢挥挥手,就有人领着他们从另一道门离开。

    柳照影见孟眠春脸色还没好转,劝他说:“看开点吧,少爷,反正你也没少块肉?!?br />
    孟眠春狠狠盯她一眼,咬牙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心底偷笑?!?br />
    柳照影想到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孟眠春还说她是娘娘腔,也不知道今天过后,他心中有没有对娘娘腔有了新的认识。

    前面领路的人听到了他们的说话声,立刻回头怒瞪了一眼:“别乱说话!”

    大家都低头不敢言语了。

    这条路上一样点亮了很多灯,柳照影伸手摸了摸通路两边的墙壁,冷硬的触感让她立刻收回了手。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呢?

    很快柳照影就见到了很多和他们一样被带到这里的年轻人们,都穿着相同的衣服,做相同的打扮,无一例外都生得相当出色,不过青龙帮能找来的再出色的年轻人也不过是如张秀才这般等级的,要说真有哪个玉树临风到让人见之不忘的男人,还真没有。

    柳照影突然就想到了一个人。

    “我怎么觉得他们偏爱的品味是谢平懋那种……也就是谢平懋命大,走在路上还没被绑来?!?br />
    孟眠春凉凉地说。

    柳照影摸摸鼻子,有人和她想到一块儿去了。

    这里的人正围坐在一起,像是举行某种古怪的仪式一般,柳照影和孟眠春一出现,就吸引了他们的目光,随即柳照影就能看到其中一个年轻人脸上露出了类似放松下来的表情,而其余人,依旧是默然无声地静坐。

    很古怪。

    新来的几人也一起坐下了,张秀才就坐在柳照影左手边,依旧是愁眉苦脸的,忐忑地问柳照影:

    “这位小哥,我怎么看都觉得不正常,你说他们把我们聚在这里是要干嘛呢?”

    柳照影看了他一眼:“我怎么会知道,兄台你又怎么看呢?”

    张秀才叹了两声,嘀咕说:“该不会是什么女妖精抓了世间年轻男子要吸阳气吧?”

    柳照影抿了抿嘴角:“倒也是有可能的?!?br />
    张秀才的脸色立刻白了白。

    柳照影特地坐在了刚才那个见到他们唯一有表情变化的年轻人身边,说是年轻人,其实他还是个少年,看起来比她自己都要小上一两岁,一脸孩子气。

    “小兄弟,你能不能告诉我们,我们被带来这里到底是做什么的?”

    这少年稚气未脱,自然也没有其他人坐得住,见四周没有看管的人,就压低声音悄悄地和柳照影自来熟地说起话来。

    “听说经过教习大人的指导和调教,我们就会被带去伺候帮主和帮主夫人……”

    “那为什么要专门挑面目好看的年轻男子?”

    “听说是帮主和帮主夫人要求的,唉,我也不清楚呢?!?br />
    其实他只比柳照影来早了几天,自己也是一团迷糊。

    柳照影继续问他:“那你见过帮主和帮主夫人了吗?”

    他摇摇头:“我听说,咱们这些人里还要再选拔的,只有三分之一的人能去他们身边伺候,其他人还是会变回普通帮众的?!?br />
    少年人对于伺候别人做奴仆兴趣缺缺,他原本就是为着救卖身青楼的姐姐筹钱才到青龙帮来的。

    “选拔的要求呢?”

    “反正前几天被带走的几位哥哥都是长得很好看的?!鄙倌耆送槿从址判牡乜戳肆沼耙谎郏骸按蟾攀窍衲阏庋每吹??!?br />
    柳照影现在听到这样的夸奖真是高兴不起来了,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刚才这少年见到自己和孟眠春会露出那种轻松的表情了。

    少年人的心思总是不加掩饰:来了两个明显外貌形象鹤立鸡群的人,那他自己就更安全了。

    对方已经无法说出更多有用的线索了,结合今天发生的这所有事,柳照影心里已经有了个大概的猜测,她蹭回了孟眠春身边,发现他正抬头望着头顶出神。

    “怎么了?”

    这么安静地发呆,真不像他。

    孟眠春的脸色冷了冷,对柳照影说:“我怀疑这破地方是在湖底?!?br />
    他指着头顶格外远的横梁,说道:“这房子的结构很奇怪?!?br />
    地下的房子,没有人会特地建地那么高的,何况他刚才还见到横梁上仿佛有一闪而过的晃动光影,说明附近有水。

    柳照影没有多惊愕,想了想反而点点头:“刚才我摸到通道两边的墙壁,觉得格外有些湿冷,现在想想,那背后的石头应该都是整块的?!?br />
    果然是在湖底。

    “有点麻烦了啊……”

    孟眠春说道。

    若是在外面,即便是在地下,陈德他们要找到自己都是不难的。

    他小时候就很喜欢玩捉迷藏,但是他大哥的护卫们个个堪比大内高手,每次都逃不过他们的法眼。

    但是在水底的话,即便知道了,也很难进来。

    没想到这素衣教这么邪门,有本事在湖底建这样大一个庄子。

    柳照影说:“总之我们现在应该没有性命之忧,如果我没猜错,徐老爹说的管红梅,应该成了现任青龙帮帮主的夫人,素衣教和青龙帮勾结,借他们的名义行事?!?br />
    孟眠春一脸吃撑了的表情:“那管红梅得有四五十岁了吧,胃口这么好?”

    他是指青龙帮的帮主。

    柳照影不理会他,继续说:“我们这些人被抓来,说是去伺候帮主夫妻,但可能是给管红梅一个人‘享乐’用的,嗯,最好的结果是让我们当她的面首男宠,坏一点的结果,说不定还真是采阳补阴用来练邪功的?!?br />
    毕竟那些被带去伺候帮主夫妻的人,和说是被放走成为普通帮众的人,都没有回到这里来,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那少年说的这消息无法确认。

    孟眠春的脸色更黑了,他满怀希望地看着柳照影:

    “面首?五十岁的大娘……柳照,如果我们无法脱身,那就只能先委屈你了?!?br />
    柳照影:“……”

    
  • 为何骑士不敢裁掉泰伦卢?只因两位前任为他保驾 2019-02-23
  • 凤凰宅吉送——夏至时节 如何旺运养生 ——凤凰网房产北京 2019-02-23
  • 为什么有些酒你会觉得特别酸?葡萄酒 觉得 2019-02-22
  • 我们包住内力,在不断变化中寻找契机可出击可借力亦可卸力。 2019-02-22
  • 中央宣讲团到南开大学宣讲十九大精神 2019-02-22
  • 骑踏消防英雄铜像拍照者向烈士鞠躬道歉(图) 2019-02-21
  • 中国创新成果加速惠及世界 2019-02-21
  • 外媒关注习近平会见蓬佩奥} 2019-02-20
  • 共产主义既按需分配又按劳分配(原创) 2019-02-20
  • 我相信“交警雨中护送高考生”是真,“交警雨中护送高考生”反被该高考生家长投诉是假。 2019-02-20
  • 鹅卵石创作球星马赛克肖像 2019-02-19
  • 网友给太原市市长留言获回复 共计20条 2019-02-19
  • 未来十年,中国与西方关系将趋于紧张,一定要做好这三件事! 2019-02-19
  • 互联网论坛社区服务管理规定 2019-02-19
  • 妙招-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2-18
  • 320| 537| 153| 918| 509| 345| 156| 194| 696| 9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