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接电话吧?!蹦茉谡饫镉行藕诺氖只?,都是机要手机,如果不是有紧急事件,轻易不会打响,张主席对刘长清点点头示意他先接电话。
    刘长清点头起身,走到一旁接听电话,跟电话那头的人交流了几句,他的脸色就变得阴沉了起来。
    “主席,逍遥门通过周家,把这英雄贴都已经发到我们国安部了?!惫叶系缁?,刘长清走回来跟张主席汇报情况,看的出他对此情况极为不忿,脸上爬满了冷笑。
    不过是一方江湖势力,竟然敢公然挑衅政府,可见其气焰何等嚣张。
    “哦,这是要示威??!也好,借此机会,也能让我们看看这古武界的底蕴到底有多深。时间地点呢?”张主席表现得倒是没那么恼火,云淡风轻地笑了笑。
    “时间是在半年后,地点是忠山,但并未说明这忠山所在位置,我们也不得而知?!绷醭で褰降挠⑿厶哪谌菟得?。
    “还有半年啊,看来他们要准备的事情还很多,先坐下,接着说逍遥门?!?br />    张主席又是一笑,需要半年时间做筹备,由此足见逍遥门对政府也是颇为忌惮的,这样就好,怕就怕逍遥门肆无忌惮,那才可怕。
    “是,对逍遥门我们查到的信息也非常有限,只知道逍遥门神秘无比,门下门人不多,但出山的门人个个都是真正的高手,几年前逍遥门出现一个叫宗少玄的门人,挑战各大古武宗门无一败绩,之后消失无踪?!?br />    刘长清将大听到的关于逍遥门的消息一一说明:“这逍遥门最可怕的,是他们的门主,没人知道他的真名,都管他叫老神仙,据说他出现最早可以追溯到清末年间,最后出现是在当年破四旧时期,当年本有机会彻底清剿、收拢这些古武势力,但此人现身,古武界势力才得以保存,逍遥门才因此在古武界拥有如此崇高的声望。而且,当时算起来这位老神仙已经二百余岁了,可档案中记载着,他的容貌看起来不过中年罢了?!?br />    “他还活着?”张主席听得眼瞳微微一缩,表情也变得凝重了起来。
    破四旧时期,华夏军队的武器装备或许不比现在,但那时华夏军队的勇猛果敢怕是远胜于如今,能凭一己之力让政府妥协,放过古武界的人,可想而知这位老神仙的武功有多么恐怖。
    而更可怕的是,此人竟然活了二百多岁,这简直已经超乎了凡人的范畴了,这样的敌人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
    “除了逍遥门,没有人知道?!绷醭で逡×艘⊥?。
    这样恐怖的高手,让张主席和刘长清都沉默了下来,办公室气氛变得有些压抑。
    “说说机构组建的情况吧?!惫艘换?,张主席才打破沉默,不再去提关于老神仙的事,如果有这样的高人在,有他的阻扰,恐怕这次的计划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原本津门黄家、罗疃李家、周家这些亲政府的古武势力,都已经明确表态,愿意支持机构的成立,也愿意接受政府的管控,可是逍遥门的英雄帖一出,他们的态度就开始有些动摇了?!?br />    刘长清微微摇头,语气很是凝重,原本大好的形势,让逍遥门的一纸英雄帖破坏殆尽。
    张主席皱了皱眉头,接着问道:“军方人才培养和华科院那边关于人体潜能的研究进展得怎么样了?”
    “进展不大,军方人才培养,始终徘徊在气感催生的阶段,成功催生出真气的凤毛麟角?;圃旱难芯?,也始终无法在真气这种生物能上取得突破?!?br />    刘长清又是摇了摇头,古武修炼可不是随便练练就成的,没有名师指路,练成的可能性极低。而真正的练法,都是各大古武势力安身立命的根本,自然是敝帚自珍,怎可能会轻易授人!
    至于通过科学研究,找出真气这种强大的生物能的成因并拿出成果,这就更是任重而道远的事情了。
    “偌大一个华夏,难道在民间就找不出这方面的人才?”多方都没有明显的进展,这可让张主席眉头皱得更厉害了。
    “我们现在需要的是,能够独当一面的真正高手,这种人很难找?!绷醭で逡×艘⊥?,中低端的古武者政府方面不是没有,缺的是真正的高手。
    张主席明白刘长清的难处,但他既然在主导这方面事务,就得负起这方面的责任,直接开口下令道:“还有半年时间,我的要求至少不能够丢脸,同时让这些古武中人清楚,即便是在个人武力上面,我们也有足够的底气?!?br />    “是,我一定不负主席您的厚望?!绷醭で宕判┬淼目嘈?,起身接受命令。
    “好了,没别的事,你先下去忙吧?!?br />    “是,那主席我就先下去了?!绷醭で迤鹕砀娲抢肟旃?,出门就拿起电话拨出一串号码,接通之后对电话另一头的人苦笑这说道:“老张,事情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吧?主席下了死命令了,我们必须尽快展开下一步的计划了?!?br />    ……
    ……
    “老公,吃的在桌上,我先去公司了,有什么事打我电话?!贝笄逶?,肖雪就做好早餐放在桌子上,随后叫上小雨一起前往公司。
    “雪姐,牧尘哥心情还那么差吗?”刚出门韩小雨就低声问道,虽然李牧尘极力掩饰自己的情绪,可是别说瞒过肖雪了就连韩小雨都早就察觉到了他的心情不佳。
    “还不是那样?!毙ぱ┛嘈α艘簧?,李牧尘既然装出一副没事的样子,目的就是不想让她们知道担心,肖雪也就故作什么事都没有一般,省得让李牧尘更烦心。
    “牧尘哥到底是怎么了?我从没见过他这么不高兴过?!焙∮暧行┑P牡匚实?。
    “左右还不是女人的事?这花心鬼!”肖雪一猜就一个准,对于李牧尘外边有女人的事,她怎么可能一点感觉都没有。
    随后她又转头看着韩小雨道:“小雨,你要是喜欢你牧尘哥,就主动点?!?br />    “雪姐,你……你……你说什么呀!在我眼里,牧尘哥……就……就是我哥哥一样?!焙∮暌惶⒖棠至烁龃蠛炝?,小心翼翼地看着肖雪,结结巴巴地开口解释,生怕她是在试探自己。
    “你真对他没兴趣?那那天晚上在她房间的是不是你?”肖雪似笑非笑地看着韩小雨,脸上也泛起了一层红晕。
    “哪……哪天晚上?”韩小雨被她的话吓了一大跳,说话更结巴了起来。
    “你说哪天晚上?就那天!你们真当我傻呀?连一个大活人躲在他被窝你都看不到?”
    肖雪脸更红了几分,那天晚上她一开始确实没察觉,可是韩小雨出门的时候慌慌张张地闹出了一些小动静被她听到了,只是她一直装作不知道罢了。
    “啊,雪姐,你怎么……知道!你……你听我解释?!焙∮晡叛孕叩煤薏荒苷姨醯胤熳杲?,她还一直以为那事瞒过了肖雪来着,谁想原来她一直就知道!
    “别解释了,你告诉我,你到底喜不喜欢他?我要听真话,你要说不喜欢,那我可就撺掇他搬家了啊。到时候你可别后悔!”
    肖雪也是豁出去了,左右也管不住这家伙,倒不如再找个同盟军,说不准能把这家伙给榨干,那他也就没机会再在外边找女人了。
    “我……我……”韩小雨结结巴巴地,话到嘴边,却怎么都没办法说出口。
    “那好,你不说,那以后这里就给你住了,我和你牧尘哥搬到别处去??!”肖雪可没工夫等下去了,直接撂下杀手锏。
    “别……别,雪姐,我说,我喜欢,我真的喜欢!”看她似乎不是在开玩笑,韩小雨心里可真急了,也就顾不得太多开口承认。
    “这就对了么,那今天晚上……”
    饶是有这个意思,可是听到从韩小雨嘴里说出这话,肖雪还是觉得心里有些吃味,不过她也不是个拖泥带水的人,拉过韩小雨在她耳边耳语起来。
    “雪姐,这样……这样不好……吧!”
    韩小雨听得脸色绯红,一双小拳头攥得紧紧的,紧张的额头上都冒出了汗珠,好在她出门只上了点淡妆,倒不至于被这些汗珠破坏脸上的妆容。
    “没什么不好的,反正也拦不住他找女人,便宜别人,还不如便宜你?!?br />    肖雪打断她的话,她实际上最不愿意便宜的就是黎紫嫣。
    虽说她跟黎紫嫣已经冰释前嫌,但不代表,她愿意将自己的男人跟黎紫嫣共享。
    不过她也清楚黎紫嫣在她面前那不要脸的程度,强行阻止黎紫嫣能豁出去脸面打上门来,以这种迂回的方式气都能气死黎紫嫣。
    想到她的计划成功,黎紫嫣的脸色,她心中莫名感觉无比快意。
  • 城市规划研究回归人本主义——巴塞罗那城市道路改造 2018-12-13
  • 承认私有制存在,却否认阶级分析。睁着眼睛说瞎话,强坛独一份。 2018-12-13
  • 端午假期广州全球“吸粉”迎客578万人次 2018-12-13
  • 美军想用DNA存储数据:数据量庞大还能快速读取 2018-12-13
  • 上下贯通,下好机构改革一盘棋(评论员观察) 2018-12-12
  • 王小川:人工智能助力传递中国声音 2018-12-12
  • 中国足球与中国股市谁最牛?请投下你神圣一票 2018-12-12
  • 名下有未报废车辆但驾照到期能否更换新驾照? 2018-12-11
  • 地铁工地围挡要大变样了 下月实施围挡新标准——浙江在线 2018-12-11
  • 21世纪马克思主义的实践贡献与时代价值 2018-12-11
  • 海南前5月查处赌博类治安案件2161起 持续铁腕治赌 2018-12-10
  • 建立市场经济,原本的计划经济哪里去?坚持集体的南街村没有到户就没有建立市场经济,是不是还在搞计划经济?看其实现公有资本在其所有者们进行分配应是计划经济。 2018-12-10
  • 贸易战打败的是经济理论家,不是中美两国经济。 2018-12-10
  • 她说桂花香,他们就摘光了那棵桂花树,送给她 2018-12-09
  • 用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指导改革发展实践 2018-12-09
  • 144| 332| 748| 522| 313| 855| 343| 522| 378| 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