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灰鞋不是你的对手?!鄙叻蚩醋怕硪莩辽档?。

    “哦?”马逸瞥了一眼灰鞋的尸体:“你看起来比她强得多,你为什么刚才不帮她?”

    “按照我们的规则,只有她死了,你才轮到是我的饵?!?br />
    蛇夫轻抚了抚脖子上的花斑大蛇,眼中闪过毒蛇般的冷光。

    “你这个饵,很奇特啊……”

    “我的眼睛能看到饵的生命力,所以我刚才断定灰鞋杀不了你。之前我见过很多与你级别差不多的饵,有一些饵实力比你更强,但你的生命力是我见过的那么多饵中最特殊的……”

    蛇夫饶有兴致地盯着马逸,“我可以确定,如果吃了你,我便能进化成超越那只蛤蟆的存在……”

    “是吗,太好了……”马逸突然笑了笑,“我也可以确定,只要战胜了你,我便能完全领悟刚才触摸到的那种强大道意,进阶元魔灯……”

    “那还等什么呢?”蛇夫看向了马逸。

    “嗯,不用等了?!甭硪菘聪蛏叻?。

    “嘭!”

    一声闷响,马逸的拳头与蛇夫的手掌碰到了一起。

    两人身形都没有动,但脚下“噼里啪啦”一阵巨响,以两人脚下为圆心,四周的地面如蜘蛛网般龟裂开来……

    这一击看似简单直接,却蕴含中裂山开石的力量!

    如果不是马逸适才意识进入神秘幻境掌握了与力量相关的道意,力量增强了三四倍,对力量的运用也无比灵活自如,刚才这一击,恐怕他要使出全力才能打得出来。

    然而,现在马逸打出这一击,非常轻松。

    “嗯,身手很不错?!鄙叻蚩醋怕硪莸阃沸α诵?。

    “咻!”

    蛇夫与马逸拳掌分离,双手握成蛇形拳,闪电般朝马逸一波攻了过来。

    “砰!”

    “砰……”

    蛇夫每一击的力道与速度几乎都有堪比之前杨牧仁控制的那个血傀小男孩的水平,换作马逸没掌握力量道意之前,要对付起来这种程度的密集攻击恐怕还是有些吃力,但现在应对起来,他却还能有所保留。

    马逸虽然不清楚刚才在他的意识世界里发生的那一幕幕到底意味着什么,但是通过这一番与蛇夫的交手,他发现自己每一次出手都能将体内的劲力通过某种玄妙的转化而放大三倍左右,马逸知道:他似乎触摸到了一种与力量高效运用转化相关的道意……

    这种道意,似乎比冰能、火能更强!

    现在还只是触摸到了那种道意,并没有完全领悟掌握,如果一旦真正完全领悟掌握了这种道意并突破元魔灯,马逸相信自己的实力将会再次发生巨大提升!

    “嘭!”

    一脚将蛇夫踢开,马逸扭动了一下脖子,全身骨骼“噼里啪啦”作响。

    “热身完了吗?”

    马逸握了握拳头:“我能感觉到,你的实力远不是现在你表现出的,别浪费时间试探了……”

    “不然,我很能不小心一拳把你打死了?!甭硪菘醋派叻蛩档?。

    “嘿嘿,我好害怕……”蛇夫发出一声怪笑,“我很怕死的……”

    说着,蛇夫一脸爱怜地看了看缠在他脖子上的花斑大蛇,伸手在大蛇脑袋上一个凸起部位轻柔地摸了摸,可接下来的一幕却是让马逸目瞪口呆:

    只见原本看上去很温顺的花斑大蛇似乎被主人一模之下瞬间激怒,全身血光一闪,张开恐怖的獠牙一口朝蛇夫脖子上咬去。

    “兹……”

    蛇夫闪躲不及,被大蛇一口在喉咙上咬了个正着,脸上黑气飞速弥漫,转眼之间就白眼一翻,直挺挺地倒了下去,顿时停止了呼吸。

    “什么情况?”

    马逸看着眼前发生的荒诞一幕,脑袋一时有些转不过弯过来。

    眼前这个实力恐怖的家伙,居然被自己的蛇咬死了?

    “这些食饵者一个个脑子都不正常么?”马逸十分无语,“有不穿衣服的,有喜欢跳舞的,还有这个,耍的又是什么鬼把戏……”

    “唰……”

    马逸闪身到蛇夫“尸体”前,抡起拳头狠狠一击朝他打了下去。

    “啪!”

    原本一脸死相、僵直不动的蛇夫突然出手挡住了马逸的凌厉一击,整个人也借着巨力滑到了一边。

    “嘿嘿……我说我很怕死,并没有骗你……”蛇夫摸了摸脖子上的大蛇,一双冷漠的眼睛看向马逸:“每次被这家伙咬死,那都是很痛的……”

    马逸看向蛇夫,脸上露出一丝认真的表情,因为他突然感觉到,蛇夫身上的气息与之前不一样了,危险感比之前更强了一些……

    “看样子,你察觉到了……”蛇夫看着马逸笑了笑,眼睛里突然流出一丝冷光,“每死一次,我的实力都会翻一倍哦……”

    “不知道,在我吃掉你之前,你能让我死几次呢,能否将我的全部战力逼出来,我已经很久没有全力出手过了,好期待……”

    “嘭……”

    蛇夫一句话没说完,马逸一拳已经击穿了他的胸膛。

    蛇夫嘴角溢出一丝鲜血,但面容却是十分平静,一把握住马逸的拳头,咧嘴狰狞一笑道:“嗯,不错,我已经死两次了……”

    马逸目光一凝:他知道对方没有说谎,因为就在他一拳击穿对方身体之际,对方的气息似乎又强了一截。

    马逸咬了咬牙,双拳炽热包裹,一阵暴烈火拳疯狂地朝蛇夫身上打了过去。

    “轰……”

    “第三次……”

    “啪……”

    “第四次……”

    “咚……”

    “第五次……”

    “轰隆隆……”

    “……”

    在马逸一阵火拳狂暴袭击下,蛇夫接连被马逸击中要害,最终被熊熊炽焰化为一片灰烬……

    “身体都化成灰了,死了吗?”马逸有些气喘吁吁道。

    “不错……连杀我六次……”一道冰冷的声音在马逸身后响起。

    “接下来,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蛇夫从马逸身后的土里钻了出来,全身散发出幽幽的黑芒……

    ……

    ※※※

    第二次魔油泉降临的地方。

    在服用补给品宝物并休息一小会之后,王慢之终于恢复了大半的伤势。

    此前还尚有一些剩余的魔油泉此时已经完全干涸,而王慢之体内的魔灯中也补满了大半的灯油。

    他现在已经重新具备了全盛时七八成的战斗力。

    王慢之心里清楚:这些一切,都得益于之前诡异出现的那名面具人。

    在自己最绝望的那一刻,给了自己一丝希望。

    “别急着死啊……活着不好吗?”

    响起面具人留下的那句话,王慢之心中一片温热,握了握手里的打狗棍?!八祷暗目谄?,真有点像那个已经死去的傻子……”

    轻叹一口气,王慢之摇了摇头。

    “不管你是谁,你替我暂时引开了杨牧仁,但我却不希望你也因我而死,之前已经有个傻子因我而死了,我可不想欠太多情……”

    “纵然你实力再强,杨牧仁和他的两个强大的傀儡,也不是单人就能对付得了的……”

    摸了摸已无大碍的小臭豆,王慢之拄着打狗棍从地上站了起来。

    “走了,小臭豆,我们去帮帮那个家伙……”

    王慢之嘴里说道。

    但是他脚下却纹丝不动。

    因为他突然发现从不远处走来一个人。

    “啪嗒……”

    “啪嗒……”

    那个人走路的姿势很怪,似乎是在跳着走。

    等到人影走近,王慢之这才看清楚:那是一个缺了一条腿,全身包裹在不知名的金属铠甲之中,手中提着一把乌黑长剑作为拐杖的士兵模样怪人。

    单腿士兵怪人一瘸一拐走到了王慢之身前,目光平静地看了他一眼,一股极其凌厉的气势直冲王慢之心间。

    “我,铁兵?!?br />
    “你,是我的饵?!?br />
    自称铁兵的单腿怪人声音干涩说道。

    王慢之如临大敌地握紧了手里的打狗棍,脸上露出罕见的凝重之色……
  • 城市规划研究回归人本主义——巴塞罗那城市道路改造 2018-12-13
  • 承认私有制存在,却否认阶级分析。睁着眼睛说瞎话,强坛独一份。 2018-12-13
  • 端午假期广州全球“吸粉”迎客578万人次 2018-12-13
  • 美军想用DNA存储数据:数据量庞大还能快速读取 2018-12-13
  • 上下贯通,下好机构改革一盘棋(评论员观察) 2018-12-12
  • 王小川:人工智能助力传递中国声音 2018-12-12
  • 中国足球与中国股市谁最牛?请投下你神圣一票 2018-12-12
  • 名下有未报废车辆但驾照到期能否更换新驾照? 2018-12-11
  • 地铁工地围挡要大变样了 下月实施围挡新标准——浙江在线 2018-12-11
  • 21世纪马克思主义的实践贡献与时代价值 2018-12-11
  • 海南前5月查处赌博类治安案件2161起 持续铁腕治赌 2018-12-10
  • 建立市场经济,原本的计划经济哪里去?坚持集体的南街村没有到户就没有建立市场经济,是不是还在搞计划经济?看其实现公有资本在其所有者们进行分配应是计划经济。 2018-12-10
  • 贸易战打败的是经济理论家,不是中美两国经济。 2018-12-10
  • 她说桂花香,他们就摘光了那棵桂花树,送给她 2018-12-09
  • 用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指导改革发展实践 2018-12-09
  • 839| 430| 413| 635| 660| 483| 70| 871| 719| 509|